←→

一旦百岁后,相与还北邙

又是我,我又来了

各位朋友路过看看丕受群吧!

群里有:

⭐有趣群友 深夜聊天

⭐丕受脑洞 激情口嗨

⭐多种史料 全部都有

⭐古早神文 包你满意

葡萄大舞台,搞丕你就来!

还等什么,快扫描上方二维码加入我们吧!

【质丕】惊喜

    一个沙雕又俗套的小故事



    中午吃饱喝足,吴质躺在宿舍床上刷起了qq,突然界面右下角出现一个小红点。


    打开qq空间,最上方显示是曹丕@他。没准又是什么沙雕说说或者营销号的文史搬运,吴质这样想着。点开一看,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——这是曹丕自己写的纯文字内容。


    内容不长,吴质却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。


    “遇到你之前,我以为听浪潮扣崖,见日升云海,便是美事;遇到你之后,我贪心起来,觉得好景须得有你陪同,才是圆满。我在每一个静谧的梦中游向你,诉说我的情意;而今我竟颠倒了梦境与现实,要在此处剖白我的心。”


    吴质挪开目光,长吁了一口气,随即唇角就要扯到耳根去。吴质迅速抓起手机,打开与曹丕的聊天窗口,拇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敲击。


    “其实早在学生会迎新时我就注意到了你,觉得新来的小学弟顺眼,好看,想多接触接触,就故意先给你安排了点事……后来才发现我对你的感觉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但是一直没考虑好要怎么告白。现在我要郑重地告诉你,我也喜欢你。”


    一气呵成发送出去后,吴质坐着傻笑了一会,想着一会要去找曹丕,然后亲亲他的脸颊;要让他亲口给自己读一遍他写的表白,曹丕不擅长当面表达想法,一定会脸红到耳朵尖,然后就可以好好欣赏到他害羞别扭的神情。这样想着,吴质又回到刚刚的说说界面,截图加收藏保存了。曹丕还没回消息,可能在忙吧。吴质想着,心里有点忐忑,随手往下一滑,发现那条说说下还有大片空白,末尾写着五个字。


    “愚人节快乐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吴质慌神了,转头点开对话框想要撤回消息,发现刚好过了两分钟,撤回不了了。


    纵使平常吴质脸皮再厚,此时也有点尴尬,这事似乎显得自己自作多情;转念又失望起来,看来曹丕大概是并不喜欢他的,而刚刚那样举动,还不知会被他怎么嘲笑一番。大不了就搏一把,大胆承认确实喜欢他好了!


    吴质已经做好收到一连串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的心理准备,而等待消息的时间就格外漫长。


    当叮咚声终于在吴质身边响起时,吴质再次长吁一口气,倒不知究竟是紧张还是放松了。和曹丕的对话框里,静静地躺着新消息:“那现在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。要官宣一下吗?”


    吴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“这不是你的愚人节玩笑吗?”


    曹丕秒回,“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,本来就打算借口愚人节悄悄表白一下。”


    过了几秒,曹丕又发来消息,“还好你也喜欢我。”


    吴质的嘴角又一次咧到耳朵根,心情大好,当即发了一条动态:“愚人节快乐。”

好想吃东西!

    “我出生的那一瞬间,时间的箭矢就穿过我的胸膛。巨大的惯性使我随着那箭矢一同在虚空中飞行,而我感受不到疼痛。当我低下头颅时,我看到箭尾上跳跃着华丽的焰火,箭身如燃烧的蜡烛般融化开来,渗入我的胸口。于是我迅速成长起来,头发乌黑浓密,四肢有力修长,眼睛明亮清澈,头脑敏捷灵活。箭矢的尾焰闪烁着人间光彩,我沉迷其中,忘记了我正一刻不停地飞行。当我从那万花筒中清醒过来时,我发现箭矢所给予的一切正在慢慢脱离我,我知道归还的日子将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,我的发骨血肉再不能支撑我飞行下去,我摇摇欲坠,腐朽的味道缠绕在我身上。我即将如烟尘散去,尾焰迅速淹没我的视线,我想,我重又融入时间中,等待着滋养后世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意识的最后一刻,箭矢带着我风一样呼啸而过,落在首阳山头。”

    我很好奇。“既然你成长于时间,又终焉于时间,那么正和我说话的你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曹丕笑了,“是飞光无限生命中凝结出来的一点小小的‘道’而已。”

【懿丕】月亮

得知有今晚超级月亮的极速短打×


    “今晚有超级月亮。”
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曹丕和司马懿正站在阳台上,一边吹风一边唠嗑。其实司马懿是不太赞成曹丕大半夜不睡觉只为了看月亮的,但终究是拗不过曹丕骨子里的那点文人气,只好劝他多穿点,夜风凉。

    

    阳台上没开灯,曹丕静静地站着。司马懿决定去给曹丕热杯牛奶,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,曹丕头上是一轮皓月,星子稀疏;身下是万丈深渊,浮动着灯火点点。


    司马懿想,天地颠倒了。

   

    曹丕不知道司马懿在想什么,他只是出神地望着月亮。今天恰好是十六,是月亮最圆最亮的一天。多么凑巧,想要再见一次不知要等多少年。


    司马懿端着热牛奶过来的时候,曹丕的思绪已经随着月亮在时空中穿梭了几个来回,司马懿唤他,曹丕回头,恰好有轻云蔽月。司马懿笑一笑,把牛奶递给他,曹丕咕咚咚喝完,抹了抹嘴。司马懿放下杯子和他并肩站着,月亮又重露出头来——其实曹丕不知道,司马懿并不在意什么超级月亮的原因在于,曹丕就是他的月亮。

    


关于曹丕脱发的辟谣

【懿丕/质丕】一日囚1

  标题用了柳文扬的软科幻小说《一日囚》的名字,本章没有懿丕和质丕。  

       曹丕觉得他生活的这个世界出了bug。
  曹丕和夏侯尚一前一后地端着餐盘在人群中穿行,中午的食堂里挤满了人,他们险些没能找到座位。好在夏侯尚眼疾手快,抢在另一伙人到来之前伸手把餐盘放在桌子上,招呼曹丕过来。那边的人慢了半拍,瞪了夏侯尚一眼,悻悻然掉头走开。
  夏侯尚浑不在意,得意地冲曹丕挤了挤眼,眼眸晶晶亮。
  曹丕勉强笑笑,坐下来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拨着餐盘中的红烧肉。
  夏侯尚意识到曹丕的情绪似乎有点低落。但他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那块可怜的红烧肉被翻过来翻过去,表面的酱汁给筷子尖也染了一层艳色。曹丕终于夹起那块红烧肉往嘴里送去,夏侯尚的目光也随之抬起,看着曹丕细致地咀嚼、吞咽,然后舔了舔唇,在食堂日光灯的照射下显出几分莹润来。
  在夏侯尚紧追不舍的探究眼神中,曹丕放下筷子,郑重其事地开了口。“我怀疑这个世界出了bug。”
  夏侯尚松了口气,半开玩笑地问,“怎么,难道你遇到了灵异事件?是不是应该给地球ol的工作人员反馈一下?”
  曹丕有点焦躁,“不是的……我也说不好。前几天我总是半夜醒来,感觉一动不能动,视野里没有任何东西,但也不是纯粹的黑暗,而是一片虚无,就好像突然失明了。我甚至感觉不到我躺在床上。”
  “一开始我以为是鬼压床了,想要试着动动手指或者转转脖子来脱离这种状态。可是以前很奏效的方法这次不管用了,我依然被死死地定在原地,甚至连闭上眼都做不到。可是过了几秒后,世界又突然在我眼前显现,宿舍走廊外的灯光透进窗户来,我看到你、你们都安静地睡着,夜虫鸣叫,我拿起手机,发现正是凌晨。”
  夏侯尚有点迷糊。“你这是做噩梦了吧?”
  “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。可是你见过睁着眼睛做梦的人吗?每次这种‘梦’发生时我都清醒地睁着眼,感受奇怪的黑暗降临,直到光再次进入我的视线,就好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过了一遍。”曹丕急切地说。
  夏侯尚一边听一边吃,含含糊糊地安抚道,“没准就是你这几天熬夜肝论文造成的。别多想,早点吃完回去睡个午觉。如果再发生这种事你可以去校医院拿点安神的药。”
  曹丕当然听得出来夏侯尚是在安慰自己,他并不认为曹丕的经历是真实的。这事确实听上去虚无缥缈,就连他自己都半信半疑,又怎么能叫一向心大的夏侯尚相信?曹丕摇摇头,郁闷地夹去红烧肉的猪皮部分。
  在走回宿舍的路上,点点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。曹丕抬起头,眯着眼看了看蓝的过分的天空和成团的云朵。他从刚才的情绪中脱身出来,又开启了新一轮的话匣子,“你记得那个比咱们小一级的学弟荀恽吧?我和你说,他真是太讨厌了……”
  夏侯尚突然插嘴,“我不知道啊。荀恽是谁?”
  “荀恽你都忘了?他傲得很,刚进学生会工作就给你难堪,你那天回来和我抱怨了很久。”曹丕暗暗吐槽,真是奇也怪哉,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——夏侯尚不记恨荀恽了?
  夏侯尚突然停住脚步。片刻后又笑了起来,“荀恽这人我怎么可能会忘。”
  曹丕白了他一眼,“可是你刚刚就说你不知道。”夏侯尚一脸莫名,“我没说啊,你不是刚刚才说到荀恽很傲,惹你讨厌吗?”
  “你明明就说你……算了,没事。”曹丕看着夏侯尚越发疑惑的神情,突然觉得背后一凉,默默住了嘴,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。

  而这种背后发毛的感受在晚上达到了顶峰。

  晚上原定计划是组织部成员小聚餐。曹丕提前赶到约定地点,随意扫了一眼人群,发现组织部部长——学长吴质并没有来。曹丕坐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低声问旁边的人吴质去了哪里。

  “吴质学长是宣传部的啊,你是不是傻了?知道你俩平常关系好,怎么,想他了?”

  曹丕并没有把这些调笑放在心上,因为这句话的前半部分已经给他当头一棒。从曹丕进学生会开始,组织部的部长就一直是吴质没有变过。他绝不会记错!在一个部门待久了,他和吴质熟悉起来,两人才发现兴趣爱好乃至为人处世上他们都有相同之处,关系也更进一步。可是今天怎么吴质就成了宣传部的人?

  曹丕脸上装出几分尴尬来搪塞应付,然后尽量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,悄悄打开组织部微信群,本应是吴质的群主赫然显示是另一个学长。曹丕实在无法相信这一切,可是又无法当着他们的面指出这一切。难道是平行世界?早在知乎上看到过类似的回答,有人在体育课上进入平常并不开放的地下室,再次返回时发现所有人都遗忘了他的朋友之类的……曹丕胡思乱想着,吃不下什么东西,连餐后送上的葡萄都没有碰。曹丕勉强多捱了一会,等到聚会的后半程,便随意找个借口提前溜了。
  回到学校,时间才堪堪过九点。曹丕心里烦躁,实在是看不下去书,便提早回了宿舍。冲完澡出来,他再次打开手机看了一眼,微信群的群主头像框依然不是吴质。还好,他和吴质的聊天记录没有变动。
  这几天生活给他开的玩笑有点太惊悚,谁知道明天、后天,他所认知的一切会不会有新的变化?这样下去,会不会有一天他的世界会和过去完全不一样?
  曹丕胡思乱想了一会,心中生出一种无力感。随手发了消息给其他几个室友告知他今晚要早睡,便扯了被子预备进入梦乡。
  
  第二天,曹丕准时在闹铃的轰炸下睁开双眼。昨天他倒是没有再遇到奇诡的黑暗,一觉睡到天亮,这让他稍微安心一点。洗漱过后曹丕顺嘴问了句,“周四的早八是什么来着?”夏侯尚正从床上爬下来,头也没回,“今天是星期三,早八上崔老师的课。”
  这不可能!曹丕一把抓过手机,摁下开关,锁屏亮起的一刹那曹丕艰难地把目光集中到左上角。7点20,3月6日,星期三。
  有那么一瞬间曹丕觉得心跳都要停了,他慢慢划开锁屏,打开QQ,找到宿舍群——昨天他在群里发的消息不翼而飞。曹丕扔下手机,弹起来拽过课本,明明记过笔记的地方此刻空空荡荡。


这里是一个丕受同好群!鉴于丕受实在是太冷,想组一个群一起唠嗑丕受!偶尔也唠嗑其他三国cp相关,丕受姐妹快来玩呀!
丕受only#

一张图概括丕粉……